延安信息大全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用户名: 密码:

快讯 延安 榆林 区县 | 图片 今日延安 革命图片 风土人情 | 问吧 问题 生活 其它 | 圣地红 红色专题 革命历史 延安精神 | 陕北民歌 歌词
分类 房产 求职 市场 | 杂谈 安塞腰鼓 延安小吃 陕北文学 | 文化 历史 民俗 人物 | 圣地游 旅游快讯 旅游景点 延安游记 | 企业名片 快讯

延安市交通违章查询  延安问吧  延安房产信息  陕北民歌大全  陕北说书大全  延安市卫星地图  网上虚拟延安  延安网站建设专家  2011年延安秧歌视频

陕北杀猪菜——吕高平

2016-03-20 11:03:27 作者:未知 来源: 网友评论 0

杀猪菜并不仅仅是东北的特有。陕北也有做杀猪菜的习惯,两地做法基本相同,都是炖着吃,只不过在东北做杀猪菜的主料是五花肉,在陕北则用的是刀口肉,东北用的配料是酸菜,而陕北用的配料是土豆和粉条。
    在陕北,做杀猪菜一般都会在临近年关,杀猪的当天,将刀口肉切成小块,再配以土豆和粉条用小火慢慢炖烂。主要用来招待屠夫和帮助杀猪的邻里邻居,至于本家的长者,一般都会在受邀之列。
    当时的农村每天都有繁重的体力劳动,即便是养一头猪,也要加倍付出。因为是完全的计划经济,公社的副食站每年要给村里定任务,村里又层层加码,今年杀猪了,明年和后年养的猪就成了“任务猪”, “任务猪”缴的多了,村里的荣誉也多。“任务猪”是分等级的,等级越高价格也越高,要是缴一头一等“任务猪”,不仅能得到一百来块钱,还能领取多少不等的猪料条子,可以在粮站换回些麸皮之类的,供来年养猪之用。所以副食站的查验员特别牛,他的一句话往往能关系到养一头猪收入的多少。即使这样,人们都还不情愿把猪缴给副食站,乐意在黑市上交易,偷偷在黑市上卖一头同样的猪可以多收入几十块钱,但这要冒很大的风险,要是被公社发现了要被扣上投机倒把的帽子。别看这普普通通的杀猪菜,对于普通农户来说两三年才能吃到一回。
    开春,花几块钱在集市上买一头小猪仔,在后腿上拴一条绳子,拿根树枝在后面要吆,路上遇到熟人,还要对猪仔的价格进行一番评论,往往花四五个小时才能回到家。初春的陕北青黄不接,猪仔主要靠自己在地里拱一些草根填饱肚子,不能给它喂一丁点粮食,不然宠坏了的猪仔等到长大了这也吃不下去,那也吃不下去,就不再好喂养,只好早晚在猪槽倒一些洗锅水之类的,上面撒一把麸皮,猪仔也吃得津津有味。等庄稼安顿好了,地里长出一些野草来,这时猪仔个儿也长了不少,胃口也大了不少,只能把它关在圈里喂养,以免它跑到别人家的自留地里拱庄稼。喂猪并不是轻松的事,母亲除了在生产队整整劳作一个上午,收工了,还要在地里拾一筐猪草回来,我和姐姐放学后赶忙到地里掏猪草,专门挑打碗碗草、苦菜根拾回去,因为打碗碗草、苦菜根有奶子,我们始终认为营养价值会高一些,猪仔吃了会长得快。时间宽裕时把猪草放在锅里煮熟了再喂猪,忙了就剁碎直接给猪吃。一个夏天,天天如此,从来不敢怠慢。
    秋天,猪的食谱就丰富多了。除了拾猪草之外,更便利的是自留地里的红薯蔓子可以喂猪,再往后,萝卜叶子、下了架的南瓜,还有小土豆呀、小红薯呀等等,都是猪的喜好。收秋时间,爷爷发话了:该给上点颗子(方言,指粮食)了。于是把家里放陈的玉米在石磨上粗略磨上一遍,再放在锅里熬,每天要喂好几斤的粮食。
    随着喂养成本的加大,猪的变化也大了起来。首先是它不长个儿了,开始慢慢发福了;再是猪的性格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春夏时节简直是个急性子,母亲“啰啰啰”地叫了,它会欢叫着跑到猪槽边仰起头瞅着母亲手中的盆儿,而现在,母亲叫了好一阵子了,它才会像绅士一般慢悠悠地迈着沉重的步子过来。再到后来,整天无所事事,吃了睡,睡了吃,总是在向阳的墙角下睡大觉。它这样养尊处优的生活一直要延续到冬天。
    那时,谁家要是养了头猪,乡亲们总是要细心地在猪背上从尾巴拃到头,还要用拇指反复摁上一通。张三胸有成竹地说,能杀150斤,膘有四指厚;李四更加肯定地说,杀160斤也不成问题,少说也有五指厚;王五则不屑一顾地说,杀个140斤也就到头了,大伙往往因此争论不休。现在我们买猪肉都是捡瘦一点的挑,而那时,膘越厚才算是上好的猪肉。
    终于等到有一天傍晚,我在油灯下听到了院子里自行车的声音。这准是父亲从县城放假回来过年了,我们苦苦等待的这一天终于就要到了,马上就要吃上香喷喷的杀猪菜了。果不出两天,我在一片叫嚷声中被吵醒,当我爬出被窝时,母亲已经烧好了一大锅开水,紧接着听到猪凄惨的叫声,活生生的猪就这样被杀死了。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我不停地变换着角度看屠夫在猪的后腿了割开个口子用铁棍捅,反复吹汽、捶打;把滚烫的开水浇上去脱毛;吊在空中开膛。当屠夫把猪尿泡挖出来扔到一边时,我第一个上去拿在手里和几个小伙伴一溜烟地向场院跑去,整整一个下午,一群孩子把猪尿泡吹起来当足球踢。
    太阳落山时分,当我回到家时,杀猪菜的香气已经扑面而来。我根本顾及不了大人们的谦让,端一大碗杀猪菜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吃着喷香喷香的杀猪菜,似乎忘却了一年的辛劳。
 

相关文章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 验证码: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