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安信息大全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用户名: 密码:

快讯 延安 榆林 区县 | 图片 今日延安 革命图片 风土人情 | 问吧 问题 生活 其它 | 圣地红 红色专题 革命历史 延安精神 | 陕北民歌 歌词
分类 房产 求职 市场 | 杂谈 安塞腰鼓 延安小吃 陕北文学 | 文化 历史 民俗 人物 | 圣地游 旅游快讯 旅游景点 延安游记 | 企业名片 快讯

延安市交通违章查询  延安问吧  延安房产信息  陕北民歌大全  陕北说书大全  延安市卫星地图  网上虚拟延安  延安网站建设专家  2011年延安秧歌视频

我和陕北说书的不解之缘—王尚志

2015-11-26 19:34:02 作者:未知 来源: 网友评论 0

对于我们陕北人来说,提起陕北说书可能是家喻户晓,童叟皆知的,但是随着文化媒介的日益丰富,这种古老的曲艺文化离人们却渐行渐远。可我自从记得事到现在,对陕北说书的喜爱是有增无减,情有独钟。
    陕北说书是西北地区十分重要的曲艺形式,主要流行于陕西省北部的延安和榆林等地。最初是由穷苦盲人运用陕北的民歌小调演唱一些传说故事,后来吸收眉户、秦腔及道情和信天游的曲调,逐步形成说唱表演长篇故事叙述的形式。过去说书均为盲人一人自弹自唱,伴奏乐器为三弦或琵琶,此外,还有绑在小腿上的用木板制成的甩板和绑在手腕上的称“嘛喳喳”的一串小木板,这是作为打节奏用的。
    陕北说书起源于何时,现在已经很难考究,民间传说从三皇治世时就有了陕北说书。相传很早以前,有一个老汉生了三个儿子,长大后给人家当奴隶,赶牲灵,大儿子叫大黄,让奴隶主把一只手剁了,二儿子二黄的一只腿被打坏了,三儿子三黄让主人把眼睛扎瞎了,弟兄三人流落到陕北的青化县乞讨为生。一天,大黄拾到两片烂木板,敲打着木板沿门乞讨,说上一些吉利话,主人便赐给他们一些残汤剩饭。有一次人家吃羊肉,他们捡来羊肠子,晒干绷在木板上,就弹出声音来,后来他们弟兄三人自制了琵琶,从此相互配合,边打、边弹、边唱。二黄心想大哥去世后谁来敲梆子,他灵机一动干脆把两块木板绑在腿上自打、自弹、自唱。后来老大、老二去了山西临县一带,三黄却留在了陕北,婚后生了五个儿子,并将弹琵琶的技艺传授给儿子们。老大成家后收了三十六个徒弟,将三弦传给了十八个徒弟,在榆林一带安了家,把莲花落、琵琶、三弦的技艺传授给了后人。这一民间传说足以见证陕北说书的历史久远。
    初识陕北说书是我刚记事的时候,那时,只觉得好玩,完全听不懂说的是什么。多少次,在妈妈的怀抱里由陕北说书陪伴安静地睡去。
    到了上学的年龄,对陕北说书由懵懂无知时的好奇转为喜爱,喜欢那抑扬顿挫的旋律,更喜欢故事里的情节和人物。
    记得那是上小学三年级,有一次我们学校附近的一个小村庄过庙会。中午放学约了几个同学去听说书,由于听得入迷,等一场书说完跑回学校时,下午课已经上了一节。老师让我们几个罚站并询问为什么迟到,我据实相告,说是去听说书忘了时间。当时班主任训斥我们说,碎脑子娃娃能听出个什么名堂,其他小伙伴都不敢言语,我对老师说,我能听懂,不信我给你背,当场给背了一段陕北说书小段:
    一人一马一杆枪
    二郎担山赶太阳
    三个人哭活棵紫金树
    四马投唐小秦王
    五子登科中状元
    幽州盗马数孟良
    杨七郎死在个八标柱
    八贤御弟汉张良
    九里山前活埋母
    埋母十年赶霸王
    ……
    当时背完,同学们发出一片笑声,老师更是觉得难以置信。摸着我的头语重心长地说了一句,以后书可以去听,但不能耽误学习。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对陕北说书越来越痴迷。那时候农村的娱乐媒介实在太少,陕北说书很受大家的欢迎。每年从村里庙会说书开始,家家户户都要说上几场,或许愿书,或平安书。才上小学,没接触过历史,就是陕北说书让我知道了唐朝的薛刚反唐、知道了宋朝的呼延庆打擂、知道了天波府的杨门忠烈、知道了南衙封府的包拯青天……。
    因为从小喜欢读书,父亲常给我买回成套的小人书,也因为自己记性很好,看过的故事情节人物基本不会忘记,小小年纪的我在说书场上又成了解说员。记得有一次我们村上一户人家请书匠来说书。当时说的是呼延庆打擂,当说到呼延庆欲上台打擂而包公不给标名挂号,让他出去将门口的石狮子举起,呼延庆举不起来跪地哀告他的先人时,书匠说成头辈爷爷呼延丕显,二辈爷爷呼延赞,三辈我父呼守用。我在下面人群中小声嘀咕,说反了,说反了,先是呼延赞,后面是呼延丕显。虽然声音很小,还是让说书人听到了,他微微红了下脸,将书继续说完。下场后他问我是谁家小孩,是怎么知道这些的,我一一作了回答,叫书匠夸奖了半天。
    小学快毕业时,家里买了录音机,陕北说书磁带成了我的最爱。每逢过集,我总会央求父亲买几盒说书磁带。有一年冬天快过年的时候,那段时间,张俊功老先生的说书磁带《金镯玉环记》十分流行。那年冬天的最后一个集,我随父母去镇上置办年货,总想着买那套说书磁带,谁料想事与愿违,磁带卖完了,失望而归。回去后几天都闷闷不乐,父亲知道原委后,对我说哪天闲了去邻村人家录那套磁带,当时我那个高兴劲难以形容。腊月二十八下午,忙完家务,父亲叫我跟他去录磁带,找了十来盘旧磁带,父亲提着录音机我们出了门。那本书当时好象是八盘磁带,等到全部录完我们返回时已近半夜,可我毫无倦意,如获至宝。
    走上工作岗位,我对陕北说书的钟情有增无减,闲暇之余,总爱在网上找一段视频来听。那旋律、那声腔让我如痴如醉。偶尔在哪碰到陕北说书,不管多忙我也会站下来听一会。
    喜欢陕北说书,我更喜欢陕北说书人。已经过世的张俊功老先生、志丹县的高小青,定边县的卢响铃、牧彩云,提起这些人的背景生活我能如数家珍地道出。因为陕北说书,我和卢响铃还成了朋友,今年县文化馆举办陕北说书小剧场,他在长征广场说了半个月的书,我更是一场未落。因为喜欢,我还根据微信上传的吴起三大愣编了一段《吴起三大疯》,由卢响铃主说并拍成MV视频。
 

相关文章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 验证码: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