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安信息大全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用户名: 密码:

快讯 延安 榆林 区县 | 图片 今日延安 革命图片 风土人情 | 问吧 问题 生活 其它 | 圣地红 红色专题 革命历史 延安精神 | 陕北民歌 歌词
分类 房产 求职 市场 | 杂谈 安塞腰鼓 延安小吃 陕北文学 | 文化 历史 民俗 人物 | 圣地游 旅游快讯 旅游景点 延安游记 | 企业名片 快讯

延安市交通违章查询  延安问吧  延安房产信息  陕北民歌大全  陕北说书大全  延安市卫星地图  网上虚拟延安  延安网站建设专家  2011年延安秧歌视频

外婆的石磨——崔元成

2015-11-26 19:32:06 作者:未知 来源: 网友评论 0

大约在我四、五岁的时候,第一次来到外婆家,由于找不到我喜欢的玩具,于是就走出院子,来到大门外头,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几棵摇曳多姿的枣树,可惜错过了季节,树上并没有红枣可以吃。但是我却意外地发现了枣树底下有一盘大石磨,用塑料布盖着。
    这个意外的发现可把我高兴坏了。平日里在自己的村庄,我经常和小伙伴们相约去碾场玩耍。碾场就是在农村里一块有着许多石磨和石碾子的公共场所,只有较大的村庄才有,外婆这个村是不怎么大的,只会有这样单个的石磨孤零零地分散在村子里。
    我飞快地跑了过去,可就在掀开那块破旧的塑料布的瞬间,我却有些失望了。我发现这是一个比较破旧的石磨,比覆盖着它的塑料布还要破旧。我不知道这个石磨的磨盘是后来被人打成两半的,还是这个磨盘本来就是由两个半圆形的石板拼凑而成的。我甚至有些怀疑,这么破旧的石磨还会有人在用吗?至少在我们村里看不到像这样的石磨。
    正当我踩着磨盘打量着这个糟糕的石磨的时候,母亲却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出现在我的后面,大声地呵斥要我赶快下来!我很不以为然地说,不就是一个烂石磨吗?这一定没有用了吧!母亲严厉地对我说:“这是你外婆的石磨!还要用来推面呢!你外婆家里的白面就是从这推出的!”听母亲这么一说,我就更加难以置信了,都烂成这样了,还在用吗?我指着磨盘间的大裂缝又问母亲:“这还能推吗?白面不从这漏掉了吗?”这时母亲突然神色忧虑地说:“你外婆这儿不像咱们村子一样有宽敞的碾场,只能在这里推面。每次推的时候,都要用塑料把这裂缝盖住……”母亲的话,尽管我那时似懂非懂,最后还是恋恋不舍地溜了下来,很不甘心地跟着母亲又回到了院子里。
    现在想来,自己当时一定是怀着爱屋及乌的心情才溜下那个破旧的磨盘的。我深爱着自己的外婆,自然没有理由不爱外婆那个破旧的石磨。后来谁也没有再提及外婆家的那个石磨。
    那时,要从我家起身到外婆家,实在不能说是件容易的事。一是路途遥远,二是山路崎岖,三是家里经常忙碌。我记得那次去外婆家就是走了两天才到的,中途还在阿姨家住了一个晚上。大概就是因为诸多不便,我再也没有去过。然而,母亲经常念叨着外婆那里的长长短短,所以我并没有忘记外婆,还有外婆家门外的那个石磨。
    岁月匆匆,不知不觉已是十年之后,当年的顽童已经长成一个小个子后生。这次我好像没有想象中那样费劲就到了外婆家,当再次来到外婆家大门外的枣树下,想找到我记忆中的那盘大石磨,却惊奇地发现取而代之的是一盘很小的小石磨!只是再次看到那两个半圆形的石板拼凑起来的磨盘,似曾相识却又有几分陌生。我疑惑地问母亲,怎么觉得外婆的石磨变小了?母亲这回笑着对我说:“憨娃娃哩,那是因为你现在长高了,才看见它小了么,那石磨怎么会自己变小呢?”这一点拨,我才豁然开朗。想想多年来自己凭着念了两天书总是认为母亲的想法和做法不合时宜,那是多么的愚蠢啊!我于是又问母亲:“外婆的这盘石磨现在还用着吗?”母亲很平静地说,还在用,不过是比之前少了。
    母亲说,在过去的年月,外婆就是在这盘毫不起眼的小石磨上,将自己辛辛苦苦从山地收回来的小麦,磨成了白花花的面粉,最后蒸出了香喷喷的白馍。虽然石磨有些小,有些破旧,但毕竟是自己的,用起来很方便。虽说现在乡镇上有了钢磨,有时外爷赶集时顺便用毛驴驮上一袋小麦去磨,但是为了方便省钱,不少时候还是用自己的石磨推。
    听了母亲的话,我不住地盯着外婆的石磨看了又看,一种肃然起敬的心情油然而生,再也不敢有踩踏磨盘的想法。与其说这是爱护外婆的石磨,倒不如说是疼爱自己的外婆。
    外婆家由于母亲他们姐妹兄弟多,那时的日子过得自然不宽裕,还好有外婆的苦心操劳,一家子总算勉强过得下去。家中的阿姨舅舅们都热爱学习,这让备受煎熬的外爷外婆总是对未来充满盼头。用外婆的话说,看到孩子们喜欢上学,就算再苦再累心里都有劲。后来家里虽多了母亲和几个阿姨帮忙,但是几个舅舅都要上学,花去了家里大部分的收入,使得外婆本来就不富裕的光景还是显得捉襟见肘。
    我想,外爷外婆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是什么样的力量支持着他们忍受着生活中的种种苦难,不遗余力地供子女们上学呢?他们显然没有多么宏伟的理想和高深的理论,难道不正是那苦难的生活更加坚定了他们的信念吗?在他们看来,农家的孩子要想改变自己的命运,别无选择,只有上学读书才是唯一的出路。那时候大学毕业后国家是包分配的,所以只要考上大学,大家就觉得是进了公家的门。而让外婆自豪的是几个舅舅学习都不错,尤其三舅是那些年村里唯一考上的大学本科生,小舅也不甘示弱,不仅文章写得颇有文采,而且书法也写得令人叫绝。
    舅舅们的才学不光让外婆高兴,就连我们也为之自豪,成了我学习的榜样。
    2008年夏季的一天,从千里之外突然传来噩耗:外婆病逝了!这个消息就像晴天霹雳撞击着我的心,让我难以置信。我赶忙动身再次赶往外婆家。
    外婆家的村庄还是老样子,只是村里的人口更少了,路边巷口的杂草更加茂盛,村庄也更加宁静。外婆家的小院还是记忆中的老样子。熟悉的大门外,那几棵摇曳多姿的枣树依然顽强地生长着,枣树底下的石磨依旧默默地坚守着,只是石磨上经常覆盖的塑料布早已不知去向。饱经风雨的石磨在黄昏映衬下,是那么的古朴、可爱和亲切!
    外婆虽已离去,石磨却依然默默地伫立在枣树下,仿佛是在守望着外婆的灵魂,在静静地等待着外婆的回来。

相关文章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 验证码: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