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安信息大全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用户名: 密码:

快讯 延安 榆林 区县 | 图片 今日延安 革命图片 风土人情 | 问吧 问题 生活 其它 | 圣地红 红色专题 革命历史 延安精神 | 陕北民歌 歌词
分类 房产 求职 市场 | 杂谈 安塞腰鼓 延安小吃 陕北文学 | 文化 历史 民俗 人物 | 圣地游 旅游快讯 旅游景点 延安游记 | 企业名片 快讯

延安市交通违章查询  延安问吧  延安房产信息  陕北民歌大全  陕北说书大全  延安市卫星地图  网上虚拟延安  延安网站建设专家  2011年延安秧歌视频

丁爱笛:陕北十年,那抹不去的回忆

2013-06-03 10:07:29 作者:未知 来源: 网友评论 0


    我问旁边一个上了岁数的老乡怎麽回事。他非常不满意地说:“看你这模样还算是个实在后生,我们永坪镇些北京来的学生,整天价打架斗殴,偷鸡摸狗,我们老百性觉得就像胡宗南第二次进陕北。”我一听这话老大不舒服,本来就好打抱不平,顺手就把骡缰绳递到这老乡手中,冲进场中拦架。那两个哥们还是真野蛮,不但不听劝,其中一个手拿半截柳木棍的还给了我一棍子,幸亏我反应快,一把抓住棍子下面给了一脚,踢在他的膝盖骨上,一瘸一拐的跑了。另一个见势不好也跑了,还对我说:“小子,有本事别跑。”好几个老乡劝我赶紧跑,以免惹事。正在这时我看见延海笑眯眯的也在那里,对我说:“赶快吧,你骑上骡子跑掉,这些粉瓮粮食我帮你扛回去。”他说只要我两升米做工钱,晚上管饱一顿饭就成。就这样我骑着骡子一路狂奔,从永平镇到我们村三十多里,中间有一个陆家洼山,离我们村还有七八里。我就在山上边放骡子边等延海。
    约摸有三个多小时后,我看见延海背着两个老大的粉瓮,瓮里放着几斗绿豆,就跟个山似的上山来了,我几乎被惊呆了。那一背最少也得有快三百斤吧,他背的还显得绰绰有余。晚上在我们知青灶上的饭量也把我们全体知青震的黑响,猪肉粉条白菜不知抡了多少碗,光小米饭就干了一脸盆,足有一升多米,四斤还要多。
    我和延海比过抱石头,我勉强把一块重达二百斤的石头抱上差不多80公分高的石墙,延海轻轻松松把一块五百多斤的巨石从二十米开外稳稳的抱过来放到石墙上。陈小悦曾对我说过:“其实李自成农民起义时他们哪有什麽武艺呀,就是前面有像延海这样的壮汉几千个,每个人抡上一百多斤的大刀不当回事,谁能挡得住啊。”
    申昜,我心目中永远的长者
    我第一次见到申昜是我当队长时去延川县城办事,有在县政府工作的人特意在大街上找到我说县委申书记想见我。
    我早就听说过申书记,说北京知青来延安时周总理特意嘱咐过他,还曾调侃过他那个昜字含义深刻。申书记对周总理保证,一定要带好这些来自北京的孩子。
    但这次我见申书记心中还是有些忐忑不安,不知会有个什麽结果,毕竟告我状的太多了。
    申书记见了我非常亲热,双手紧紧握着我的手:“来来来,丁牛你哪里是北京娃,整个就是我们陕北娃嘛。”他见我笼着白羊肚头巾,打扮的就像是个陕北老百姓,很感兴趣。几句话说得我那点戒心消失得无影无踪。申书记跟我聊的都是有关科学种田的事,他听我说春天我引进了晋杂五号高粱,种了近百亩长势不错,很高兴。他又听我说夏种全面引进北京五号裸麦,就特别嘱咐我小心,因为北京五号原产地都是种在可灌溉的田地里。我就告诉他放心,北京农业大学在甘泉县已试种了两年,很适应当地气候。申书记对农业非常熟悉,而且特别注意细节,给我留下极深的印象。
    这天还发生了一件事让我终身难忘:申书记的小公务员来晚了,匆匆忙忙给我倒开水,手拿玻璃杯一倒把自己烫着了,手一松玻璃杯摔在地上碎了,开水溅到自己和申书记的裤脚上。申书记先用手绢给小公务员擦去水痕,又不厌其烦的亲自给小公务员演示怎么倒水才不会被烫着。申书记感叹地说:“孩子小,刚参加工作没经验,得告诉他怎么做。我参加革命队伍时比他还小,也当个小勤务兵,我现在不是当了个县委书记了吗?这世界上还是后生可畏呀。”
    就这么和蔼可亲的人也有发脾气的时候,我就碰到过两回。
    跟申书记熟了以后,我到县城办事只要有时间就去他那里坐坐,聊聊基层的事。1974年刚过完年,我到县里顺便到他那里,老远就看见他的小公务员站在办公室窑洞门示意我不要说话。我走近了他就悄悄跟我说:“正説你呢。你们大队高书记在。”就听申昜在大声质问:“你敢不敢给我写个保证,查你三代都是根红苗正,只要一个有问题的你就给我自动退党,你敢吗?我看你不敢。你表哥不也是劣绅吗,按说你也不该入党。丁牛舅舅和他有什麽关系,四九年就去台湾了,那时他才两岁多,见没见过都不好说。够不够党员标准要看自己的表现。”
    申书记还在说:“哎呀,你高书记权力够大的,听说人家丁牛给你递个入党申请书你都不接。我告诉你大队书记没有不接的权利,只有接的义务。”
    又听申书记口气稍柔和了点:“白书记,人家近平在你们那里表现得不错,几年了怎么也在那里拦住不让入党?这是我们陕北的孩子,我今天就请你来给我说说理由。”申书记说的近平,就是在文安驿公社插队的北京知青习近平,这一年他也入了党,当了大队书记。“没理由,起码在我这说不出理由。”一听就是文安驿公社白光星书记的声音,我认得他。我一看这里不是久留之地,赶紧溜了。
    又一次我在申书记办公室说事,县里哪个部门送了一份报告给他,申书记才看了一眼就大发其火:“大叛徒、大工贼、大内奸刘少奇的侄女,你们扯这么远干什么?我们要解救一个孩子,你们写个报告偏偏还要把孩子往火坑里推,什么意思?”不等来人回嘴,申书记就斩钉截铁的说:“好了好了,我知道你拿回去你们领导也改不出个样子,我亲自改。”他立刻伏案字斟句酌的对这个报告作修改,完了交给来人说:“拿回去打好再报上来。”
    来人走后申书记对我说:“王×,王××的女儿,可怜得很。插队在这里,生活无着落和当地人结了婚,生了娃,男人还常打她。我们要解救她,安排她去上延安师范,你看看这些部门好像不把这孩子和刘少奇联系上就划不清界限。”王×,我知道,她在冯家坪公社刘家沟大队插队,在那个极左思潮风行的年月有申书记这样的胆略和菩萨般心肠的干部还真是不多见。
    我定婚了,一天申书记突然来我们村,在这里住了两天。临走时意味深长的拍着我的肩膀说:“这回来你们张家河,队里的女子我还特意看了个遍,总结了一句话告诉你:憨娥不憨、精孩不精。选对了,哪天到我家请你吃顿便饭,一定来啊。”憨娥是我老婆的小名,精孩是另外一个女孩的小名。
    那天还有件事情让我至今记忆犹新。申书记临走前我们大队的领导都来送行,有人是开着手扶拖拉机赶过来的。我就和申书记说起越来越多的农业机械运用不仅提高了生产效率,更重要的是使这大山里的农民开了眼光,长了见识,容易接受新事物新思想。我不经意的提到我们队羊倌刘志远的老妈妈有八十多岁了,腿不利索。每次队里用农机具打场老婆婆一定要孙子们把她背到场里去看,老婆婆高兴的对我说:“这辈子拖拉机是看到了,就剩下汽车没见过,什麽时候让她见一回,就是死也知足了。”也难怪,自打嫁到我们庄快七十年了她从来就没出过庄。
    我说者无意,没想到申书记脸色凝重起来,他执意先不要走,要把他的北京吉普开到后沟掌接那个老婆婆看一回车坐一回车。他说:“我这县委书记老百姓说我们是父母官。普通老百姓有这麽一个要求我能做到的,我为什麽不去做?”刘志远家窑洞在后沟掌挺高的地方,我上去把老婆婆背下来,申书记亲自拉开车门把老婆婆安放在前排座位上,自己在后面扶着和她说话。汽车在后沟颠颠簸簸的开了十几分钟,申书记和老婆婆的笑脸和周围的一大群孩子的笑脸一样灿烂。等申书记离开时,全庄的老百姓聚在庄头望着逐渐消失的车灯久久不愿意散去……
    申书记请吃饭哪有不去的道理,我如约去了。延川县城一个不起眼的小院子三眼窑洞,正中窑洞就是陕北常见的土炕,摆设极为简单,饭桌就是炕桌。
    申书记老婆亲自做的饭,主菜至今我还记得,是一大盆酸菜炖土豆,手压的饸饹。申书记的老婆是陕北最普通的婆姨人,走起路来一拧一拧的,看得出脚很小。
    申书记笑着对我说:“我婆姨早先裹过脚,后来闹革命放了,也没长大。”吃饭时他问我:“我说请你吃便饭,没说错吧?”“太好了,我就喜欢这一口,酸菜炖土豆外加荞麦饸饹。”
    申书记很深情的看着他老婆说:“我参加革命有三十多年了,一直在延安周边转悠,进了城还是老样子。不象有的人进城就把老婆换了,官可能越做越大,但有意思吗?我老婆嫁了我这样一个不称职的男人,我不给她添麻烦就对了。我一个放牛娃出身,我很知足。”这一晚,申书记给我上了堂一生都不会忘记的人生课。
    1977年10月,很多知青都在忙于恢复高考前的准备工作,我是铁杆扎根派,这周围发生的一切对我似乎没什么影响。突然有一天申书记通过广播电话找我,让我立刻去见他,而且很急。那时申书记已经调到延安地委了。我没有迟疑连夜翻过鲁家湾山,搭顺车到了延安。
    坐在申书记的办公桌前,感到这几年他确实苍老了许多,但是两眼仍然明亮有神。“参加高考,提高自己,跟上时代,这是新时期新任务。”申书记又补充说:“我知道你也许一下转不过弯来,所以我要当面跟你说明白。这几年你已经用自己的劳动成果表明了有文化的重要性,但你不能满足于仅仅修理一个村庄,还有更大的事情等着你做。”
    他看我还在犹豫,又说:“够了,不要等到我这个年龄才后悔为什么不早点上大学,有了机会不要错过。”
    我就说:“天哪,申书记,连今天算上只有十天就要考试了,我十年没摸过书本怎么考?”
   “自信,有信心就成。小丁,我相信你根底扎实。”申书记的话句句铿锵有力,我是彻底服了。回到庄里草草翻了几天书,参加高考果然考进上海工业大学。
    1978年丁爱笛赴上海读书时张海娥携女儿送行全家在延安合影
    我在陕北十年,其间关键几步都得到了申书记的真诚关照,他是我心中永难忘怀的恩师、长者,人生道路上永远不灭的灯塔。

相关文章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 验证码: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