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安信息大全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用户名: 密码:

快讯 延安 榆林 区县 | 图片 今日延安 革命图片 风土人情 | 问吧 问题 生活 其它 | 圣地红 红色专题 革命历史 延安精神 | 陕北民歌 歌词
分类 房产 求职 市场 | 杂谈 安塞腰鼓 延安小吃 陕北文学 | 文化 历史 民俗 人物 | 圣地游 旅游快讯 旅游景点 延安游记 | 企业名片 快讯

延安市交通违章查询  延安问吧  延安房产信息  陕北民歌大全  陕北说书大全  延安市卫星地图  网上虚拟延安  延安网站建设专家  2011年延安秧歌视频

丁爱笛:陕北十年,那抹不去的回忆

2013-06-03 10:07:29 作者:未知 来源: 网友评论 0


    她还跟我说起他的儿子,文化革命后儿子的爹调到陕西工作时,和儿子从小长大的伙伴们凑了一些钱让他去省里找他爹,虽然没见上,但有关部门还是为他在延安城里安排了一个工作,儿子回来告诉她,说在延安城里有了工作从此可以养她。她就跟儿子说:“要么你就跟你爹去,我没这个儿子,我不用你养;要么就跟妈在这里当个老百姓,做个受苦人。”儿子一听就跪下了:“妈,我跟你,我是妈养大的,我有良心。爹连我面见都不见,他不会认我这个儿子,那不是爹。”
    我回到张家河,见到海娥妈妈,我跟她说:“你让我办的事我办了。”她问:“那你还想娶海娥作婆姨吗?”“当然。”我一点没含糊的回答。老太太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转过身去用袖子抹了抹眼睛。
    丁爱笛和张海娥朴素的窑洞婚礼
    我结婚的那天非常热闹,北京知青来了三十多个,海娥的女友来了十几个,还有公社书记白光明等干部不少人都到了。可我老丈人丈母娘没来,老丈母娘倒是按陕北规矩送了七只老母鸡,小姨子过来陪了我们几天。
    带婆姨干活,会骂人才叫本事
    我当上队长,领着大伙热火朝天的干,逐渐感到劳动力不足。
    陕北女人过去是不上山的,因为过去男人上山是精沟子,也就是光屁股。凡看过徐悲鸿愚公移山油画的很多人都被那个画面震撼了,那其实就是西北人过去在山里的真实写照。
    过去陕北女人除了家里活忙忙,最多就在夏粮收时在场里闹个连枷什麽的,不进山。大队开会时我一直在倡导把妇女半边天的力量发挥出来,尤其是我们北京知青来了以后,女知青要进山干活这风气确实要改变一下了。
    公社大队都发了通知组织妇女干活。一落实到生产队连个妇女队长都选不出来,我本想让我们的副队长带领妇女干活,没想到他死活不愿意,于是只好我来,名誉上是生产队长,实际上大多数时间是在当妇女队长。
     陕北的女人,没结婚当姑娘时一个个老实着呢,一结婚当了婆姨那可是什麽话都敢说。我那时刚刚二十来岁,经常被那些婆姨说得脸红心跳,不知所措,领导力大打折扣。一次在山里我带着二队的妇女正在锄谷苗,不意端端碰到一队的妇女也在那里锄谷苗,两队妇女碰到一起话就格外多,非常影响工作进度,我就想找个茬口压一压。
    一队有个女人外号叫红鼻子老C,长着一个通红的鹰勾鼻子。这个女人见过点世面,远近闻名的利害,两队相见数她话多,声音还大。我就借机发作了一下:“嗨、嗨、嗨。你就不能把你那张嘴闭上,瞧你搅和的两个队今天都做不成事了,光听你这嗓门了。”
    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来了一句:“我的妈呀,咱这母鸡队里咋就冒出只小公鸡来,怕还没打过鸣来的。大伙可听好了,这大山里老娘我就豁出去帮你们二队一把,让他把没见过世面的小家雀拿出来,老娘我一板子夹死他,让他会打鸣了再在母鸡队伍里出头。”
    大山里光听着这些妇女笑破了肚子,把我闹得两三个小时没缓过劲来。
    自打那以后,我就下定决心把陕北所有的骂人话收集齐全学精,下回逮个机会展示一次,把威信夺回来。于是我经常拿着个小本本晚上走门串户和老年人聊天时向他们请教,什麽王维雄、韦妈的,村里最聪明嘴最利索的访问个遍,把陕北通用的,稀奇古怪的骂人话基本收集全了。我又把它们编成容易记忆容易说出口的四六句,背了个滚瓜烂熟。             
     机会终于来了,夏收时正好在山里我们又和一队妇女割麦子碰在一起,歇晌时有意无意我就和红鼻子老C起了冲突。
     这个女人跳起来右脚用劲一跺,张嘴就是“我日——,”我不等她第二个字出口接着就是“**妈妈、你妈妈你妈妈你妈妈的,那个太祖妈妈的。”一口气骂了足足有十几分钟,把红鼻子老C急得尿了一裤子。一队两个婆姨上来把红鼻子老C架起就往山下拖:“哎呀,都尿裤子了丢人吧,别跟北京学生斗嘴了,人家有文化,看嘴多利索,你斗不过。”
     这件事过后真是再也没有哪个婆姨敢在嘴上和我叫板,一时我是春风得意,但从此养成了我出口就带脏字的坏毛病。
     大学毕业后分配到天津第四机床厂,和工人打成一片我这毛病还用得上,但在后来回北京到机关工作改起来就非常难。
     在我父亲家不经意说出来,常把老头气的:“这哪里是书香门第家出来的孩子,简直是土匪……”
    不说米脂婆姨  专说绥德汉
    米脂婆姨绥德汉,清涧石板瓦堡炭。谁都知道这是陕北著名的四大宝。米脂出美女,这确实是名不虚传。
    我在陕北的那些年,凡碰到陕西歌舞团漂亮的女演员问起原籍是哪里的,多数都会告诉你是米脂的。米脂我去过,村村户户院里院外到处是桃树,米脂女人为什麽漂亮,当地人会很认真地告诉你:这里水好,米脂人喝的是桃花水。
    中国古代四大美女之一的貂蝉,就是米脂人。说起貂婵,当地人还会告诉你,生貂蝉的那年,米脂的桃花没有开,桃花的精华都被貂婵吸走了。
    说米脂婆姨,这是题外话。这里专说绥德汉。绥德我去过好多次,那里是吕布的老家,专出西北大汉,老远看去身材很匀称,肩膀宽宽的倒三角形,煞是好看。等到跟前才发现他比你整整大两号,人家一米八几的大个头,冲你咧嘴一笑,阳光底下你似乎觉得他的眼睛不是黑色的,而有一点蓝光,好像和我们不是一个品种,一问倒也是汉族。西北二千年来战争不断,造成各种民族的大流通大交融,也构成绥德汉这一宝。
     我要说的是一个绥德汉子,名叫延海。个子比我略高,有一米七五的样子,但肩膀比我宽了快有一半,两只粗胳膊结实得远超出一般人想象。这个人刚开始时是我们队里为了扩大集体饲养窑,雇来打三眼饲养窑洞的。他开出的雇工条件很特殊,带两个小工,两天一斗半小米,一天四升米是吃的,剩下就是挣的工钱,二十天完活,再给三斗小米。这工钱在那个年代是高的,但这三眼窑洞我自己带八个人打过,带石子的硬胶土,一镢下去,只有一个白点,闹了一星期,刚打进二尺多,每个人的手都震裂了。延海就是另外一个阵式,他一镢下去,咬进足足三几公分,左手一翘,比笸箕还要大的一整块土就掉了下来。才干了一上午,我到现场去,窑洞上面的半个筒子,已经进去了五尺多,镢头砍钝了四五把。难怪头天我给他找了二十把镢头他还嫌不够,还要备一个打铁炉说每天要修理工具。他所展现出来的力量是惊人的。一眼进深一丈八,面宽一丈的饲养窑,连泥窑面,他们三个六天漂漂亮亮就做完了。这三眼窑洞不到二十天就交活了,延海不但多挣了三斗小米,还被我们三队的寡妇招去做了倒插门的老公,这是后话。
       一次,为了队里新办的粉坊,我到永坪镇集上买粉瓮,并用黑豆换几斗绿豆。我牵了一匹骡子,把事情办完之后,正要往回走,就看到围了一大堆人在嚷嚷,原来有两个北京学生模样的人在打一个稍小一点的人,一听口音也是京腔。

相关文章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 验证码: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