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安信息大全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用户名: 密码:

快讯 延安 榆林 区县 | 图片 今日延安 革命图片 风土人情 | 问吧 问题 生活 其它 | 圣地红 红色专题 革命历史 延安精神 | 陕北民歌 歌词
分类 房产 求职 市场 | 杂谈 安塞腰鼓 延安小吃 陕北文学 | 文化 历史 民俗 人物 | 圣地游 旅游快讯 旅游景点 延安游记 | 企业名片 快讯

延安市交通违章查询  延安问吧  延安房产信息  陕北民歌大全  陕北说书大全  延安市卫星地图  网上虚拟延安  延安网站建设专家  2011年延安秧歌视频

丁爱笛:陕北十年,那抹不去的回忆

2013-06-03 10:07:29 作者:未知 来源: 网友评论 0


    在会上我认识了陕西省很多劳模英雄,象张秋香、李双印、郝树才等。尤其是老英雄郝树才,给了我极其深刻的印象,我俩成了忘年交的好朋友。
    跟老郝相识,也颇有戏剧性。省贫代会大会的头一晚上,我因为有事去餐厅晚到了一会儿,整桌的饭都已被贫下中农代表们风卷残云般的扫荡没了,服务员就给我端来一整只香酥鸡和四个馒头。我那时的胃口大的出奇,三下五下就搞到肚里,还觉得没太饱。不想服务员又端上一只香酥鸡和四个馒头,说能吃就再吃一份。我就来劲了,把棉袄一脱光穿着小背心抓起鸡就啃。这时,一只有力的手掌紧紧握着我脖子后面被扁担压出来的那一大块死肉疙瘩,洪钟般的嗓门响了起来:“什么都不要说了,就凭这疙瘩肉,这后生吃了多少苦咱一看就明白,真是好样的。”我回头一看,这不是原陕甘宁边区特等劳动英雄人称“气死牛”的郝树才吗。在西安钟楼照相馆,我那笼着白头巾的英俊小照就排在郝老英雄照片的边上,我还琢磨到哪里去认识一下老英雄呢,没想到开会头一晚上就在餐厅见上了。老汉那年快70了,精神矍铄,握起手来你感到他那双厚厚的手掌孔武有力。他拍着我的肩膀说:“来来来,能吃就能干,这只鸡就是我让他们送来的,我在那边看着你估摸你吃了一只不敢下手第二只了,没想到后生真拔尖,准备甩开膀子干了,好样的。我这老汉就过来陪你再吃四个馍,拿馍来!”这里的服务员都认得老英雄,马上去端了一盘馍,又上了一盘谓南肘子,一只香酥鸡。我们两个是一见如故,一边说着,一边吃着。把鸡吃完又用馍夹着肘子全干光。那顿饭我真吃撑着了,尤其让我吃惊的是服务员说老汉已经在那边桌上吃了六个馍了,又陪我吃了四个馍还有这麽多的肉。自打那开始我们两个就成了好朋友,凡向他请教的事情老汉绝不含糊,有些事情他还主动帮过我,这都是后话了。
    后来我把吃馍的事情说给省长李瑞山听,他听完后哈哈大笑,说:“用咱们陕北话说,郝树才,那就是一个老二杆子;你丁牛,就是一个小二杆子。二杆子碰到二杆子,能不对事吗?”
    郝树才活到82岁,1986年5月29号去世。有时间我回陕北,一定要给老汉上上坟,报报知遇之恩。
    机械化,说起容易做到难
    我当队长时,计划一大堆,最愁的是没人做,就这点人力怎么计划都不够。北京知青下来插队后又来了一些带队干部,北京市也划拨了一些农业机械。我们张家河地处清平沟最里面,陕北人叫做沟掌,有什么好事也轮不着我们,都被那些靠近县城靠近公社的队近水楼台先得了。每每队里的老百姓还老给我描述北京支援的手扶拖拉机干活如何顶大事,闹得我心里很不是滋味。我就号召大家拼命干,无论如何也要挣回一台手扶拖拉机。
    丁牛虚心向老农请教  
    秋收后把钱凑了凑还缺二千块钱,怎么办?王道就提议去掏煤,来钱快。我一听好主意,马上带几个壮小伙去掏煤。煤窑就在离我们村十多里的杨家坪大队附近,典型的陕北小煤窑,直上直下八十多米,完全没有任何保护措施。八十多米的下面就是巷子,也就几十公分高,刚够爬过一个人,爬过六七十米我的膝盖就被煤渣磨破了。在巷子里爬时最吓人的是突然“嘭”的一声,头上的岩石裂开一指宽的口子,要塌下来人就被压成肉饼子了。掏煤的地方叫窝子,坐着横抡尖尖的镢头,先把中间的中碳掏出来,它比较软,好掏。然后用撬棍把底碳翘起,每一块都有上百斤重。最后再用楔子、撬棍把上碳敲下来,脖子上套个绳套,拉一个类似爬犁的木板,把掏下的碳拖出去。我一共干了两天,膝盖屁股鲜血淋漓,实在不行了。还是陕北人厉害,几个小伙子生生坚持了一周。尤其是王道,黑不溜秋每天一声都不啃一直在坚持。我们终于挣够了二千块钱,凑够了买手扶拖拉机需要的四千块,真是玩命啊,这辈子让我再下第二回这种小煤窑我绝不下,那简直就是地狱。
    有钱了,马上派两个人去县城买拖拉机。全村人翘着脖子等了三天,等回垂头丧气灰头灰脑的两个人,没买到。看见手扶拖拉机了没有?说看见了,县农机公司院子里放着呢。为什么不卖呢?说没我们队的购买计划。还有这种事,我立刻拿着钱披着羊皮袄窜到县城,直奔县农机公司,果然院子里放着七八台手扶拖拉机。卖机子的是一个小伙子,他斜着眼睛看着我说:“张家河家,买手扶没门,怎么又来了?”他说要计划指标,我还是头一回听说。我就问他:“谁管指标?”“王局长,”他大拇指向天上一伸:“王思德。不过你找他也没用。”“为什么呀,他是个老虎?”我说。“真是老虎倒好办了。”小伙子笑着说:“他是延川县有名的倔驴,怕你搬不动他。”我也是有名的“丁牛”,难道牛还怕驴不成,我就直奔王局长的办公室。
    王局长果然名不虚传,我刚说明来意他就把我轰出了办公室。我就一屁股坐在他的办公室外面,告诉他晚上跟着到他家吃住,总之不卖我一台拖拉机就不算完。下班后我果然跟到他家,王局长的老婆倒是和蔼可亲,一听我说明来意马上站在我一边,说:“死老头子,院子里放着拖拉机等着放坏了卖废铁不成,赶紧卖给后生一台。”我坐在他们家外面,她还给我端了一碗饸饹让我吃。我裹着老羊皮袄生生在王局长家窑洞外面靠了一夜。第二天一早王局长推门一看我还在外面就说:“我不是说过了吗,你就把我家门口坐出个坑来,我也不卖你。”我就又跟着他去了办公室,一坐又是一天。下班的时候机会来了,一个自称是商业局长的上门和王局长叫板下象棋来了,看来他们是老搭档,经常在一起下。棋局就摆在王局长办公室外面的院子里,我就在旁边仔细观战。王局长绝对是个好下棋的臭棋篓子,估计从来没赢过那个商业局长。我看出一招棋,赶紧给他出招,王局长看了我一眼:“你还懂棋?”按我出的招把马摆过去后呈现出一副抽车将的局面,对面的商业局长马上认输。这下王局长高兴了,哈哈大笑,问我说:“唉,你干什么来的?”“局长,我不是找你买手扶拖拉机的吗,你咋忘了?”“好好好,这就拉一辆。”王局长这句话使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局长,要拉也得你批个字呀。”王局长一点不含糊,批了个:卖张家河手扶一台,3600元。我拿着条子还犹豫了一下,农机公司柜台上明明写着3800元一台,怎麽写成3600元了呢?到了农机公司,那个小伙子倒挺痛快:“局长说3600元,写在这里,谁敢要3800元。”
    我得意洋洋地把手扶拖拉机开回了村,从那开始,我们一台又一台,队队都有了手扶拖拉机,后来就是各种农业机械。大队也置了推土机、发电机、电影放映机等,可以骄傲的说,我们队里置办的每一台机械,都是我们用双手挣出来的。到我离开张家河去读书时,整个大队累积的农业机械价值约有六七十万,还有几十眼窑洞,满山的苹果树,集体资产估值快有二百多万元了。

相关文章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 验证码: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